当前位置: 主页 > 内部精选神算通 > 内容

热门内容

第一章

时间:2017-09-18 21:5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没错,是真的爬了起来,以一种极为别扭的方式爬了起来,有点像僵尸,这种习惯xing的肌肉僵直几乎已经成了他每次醒来后的‘正常’状态。

  口中涩涩的,四肢木木的,头脑却是异常的,抬头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一双剑眉浓烈而又富有内涵和魅力,嘴角微微上翘,带着迷人的笑容,可以称得上英俊帅气。

  然而林小雨却最讨厌看到这时候的自己,那嘴角的迷人弧度并不是天生就如此,而是那该死的斯庇尔摩综合症所导致的颜面神经失调所致。

  斯庇尔摩综合症是世界上现的一种病毒xing综合症,知道的人几乎很少,因为历史上全世界只现过三列,而林小雨则就是那个有幸成为了那个得幸运垂青的倒霉蛋,成为了这种综合症的唯一被研究者,其他两个国外患者已经……死了。

  斯庇尔摩综合症最明显的症状就是间歇xing的肌肉僵直,与肌力症状有相似之处,却又有很大的不同,这个症状好像只在林小雨睡着了的时候才会作,好在斯庇尔摩综合症目前并没有太过危害到他的正常生活,看上去和正没有区别,而且似乎还显得加的英挺,不过这些年他也已经习惯了。

  从床头柜中的抽屉里拿出两盒药片,倒出一些塞进嘴里,吞了一口水,这才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这该死的并症越来越严重了,从最开始只需要几秒钟的‘舒缓’时间,到如今的十分钟,若是再找不到办疗或者缓解病情,他真不知自己会如何抉择。

  对很多人来说死往往比活着要痛,从确诊的那一刻开始,他开始以另外一种眼光看待世界,从sè彩斑斓到黑白相间,从的彩虹天到事物的,这一步咫尺天涯。

  他现在住的房子是属于学区范围内的一条弄堂里的两间老平房,在申城这样国际xing大都市中这样的老房子已经要绝迹了,但在太叔公同几户俗称钉子户的老人一起下还依然挺立着,林小雨一直庆幸这是太叔公这么多年来做的唯一一次正确投资,才得以让他们爷俩两个外乡人在这个大都市中有了一个安身之地。

  推开房间门,家里静悄悄的,一般这个时候太叔公都去公园练气了,就剩他一个人,只剩下来弄堂里生活琐碎声音。

  加了洗漱度,抓了抓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用力的皱了皱脸部的肌肉,尽量让那嘴角的弧度看起来加自然一点。

  洗漱完毕之后,林小雨又重回到了房间,从衣柜的底层拿出了一副龟甲和六枚铜钱出来,龟甲上刻着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一般人或许不认识的内容,但林小雨却却是最熟悉不过了,因为这些东西他已经接触了差不多十多年了。

  这幅龟甲是一副“烫板”,也就是用沸水烫死剥取的完整龟甲,要明眼人一瞧就会现这不是一般的龟甲,那深刻的纹当中隐含着岁月的年轮悠远流长。

  随着手上晃动,龟甲中的铜钱依次从中跳了出来,落在桌子上,三次之后,林小雨右手手指掐算了一轮,不禁右眼皮跳了跳,“这卦象……咦!”

  林小雨仿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推算,又重算了一次,禁不住骂了声晦气,“破财,似乎还有血光之灾,今天这手气……未免也太差了点吧,早知道就不算这卦了,还省得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今天要去参加一家医疗实验机构的面试,这个面试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是他通过付出比别人多的努力,连续三年拿到学院的学金再通过老师推荐才好不容易获得的机会,也不能浪费。

  不要误会,那些需要高度专业知识的研究员职位是轮不到他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来染指的,林小雨只是去应聘最初级的药物清理工作,说白了就是一保洁员,研究所需要一些学医或者生物学的学生来帮着清理一些试验后的药剂废料,他的生物学老师孙矜嫣就推荐了他。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听说第一研究所当前的课题是正在研究一种刺激神经的药物,对某些神经方面的疑难病症有非常好的疗效,而且好像就要到成功的阶段,这件事在医疗上还报道过,他也想去试试对他的病是不是有些缓解作用。

  出门直接拐向了地铁站,林小雨加了脚步,应聘的地点在郊区的一个私人会所之中,离他家有不小的一段距离,坐地铁再转公车,最少也得一个半小时,不由得他不着急。

  果然事实如同他想的那样,今天地铁人跟沙丁鱼一样,密密麻麻的,还没等他到掏出卡来,这人就把入口给挤满了,林小雨低吼一声鼓起的力气向人群中往前挤去,终于在一号线要关门的最后一刻踏进上去。

  在人挤人的地铁上事实上是有些穷极聊的,很多年轻人都在死命的刷着手机,也不知道到底在刷个什么,林小雨的兴趣却不在这,他擅于从聊中掘出一些有趣的事物,比如说观察形形sèsè的人的表情和动作,这也是这么些年来养成的一个职业本能。

  在有限的空间里搜寻着,不到片刻,还真让林小雨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一个猥琐的男人意图猥亵一个身材丰腴的年轻。

  由于这两人是背对着林小雨,从他的角度看,那猥琐男人正在一步一步朝女人贴近,而且手还在一个塑料袋的掩饰下,往下伸去……

  林小雨虽然心中有一丝上前打抱不平的冲动但一想到早上出门前算的那一卦就忍住了,破财还有血光之灾,这可不是好玩的事。

  最主要的是这段时间闻这种事情也看的多了,开玩笑,这男盗女娼的社会还不一定是谁占谁便宜呢,他挺身而出做不做英雄是一回事,万一那猥琐男怎么办,还有一种最悲催的情况就是那女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心又怎么办,到时候没吃到肉反倒惹得一身sao,他才不干这中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看着那年轻丰润的臀部在那只脏手不断的触碰下扭动,林小雨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年轻是一个xing格懦弱而又内敛的女人,也正是有这种xing格才给了这些sè狼下的机会。

  然而的隐忍仿佛愈的刺激了猥琐男人的yu望,那只刚才只刚稍稍碰触的手竟然摸了上去,轻轻的覆盖在了那丰腴的臀部上,随着地铁些微的晃动下轻轻的摩挲着,透过空间的间隙,林小雨很明显的看到了那光洁的脸颊上因为羞怯和而升起了一片红润,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着,身体微微的颤……

  就在林小雨以为接下来有jing彩的一幕时,那却是回头朝林小雨扭过了头,一副jing致而又漂亮的面容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他的眼中。

  与往常的端庄静雅完全不同,此刻的孙矜嫣脸颊羞红,助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哀求,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若忘记眼下的,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住冲上去要她!

  张开手臂用力扒开人群,朝孙矜嫣的方向‘趟’了过去,装作若其事的将猥琐男挤到一旁,一边打了个招呼,“这么巧啊,您这是去哪儿呢?”

  “嗯……去郊区。”孙矜嫣这一刻那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有林小雨在应该就可以赶走那个恶心的sè狼了吧。

  而此时被林小雨身后猥琐男人眼中隐然含着三分的怒意,想要飙,但感受到林小雨身体碰触时传来的不同一般的肌肉硬度,犹豫了一番看了看周围情形确定机可乘,刚好地铁到站,于是狠狠的盯了林小雨一眼之后便就下了地铁。

  回想刚才的事情,孙矜嫣不由一阵脸红,被自己的学生看到自己的这种糗样,真是死了,心中暗自在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胆小懦弱,遇到这种sè狼应该大声叫出来才对的,而她却惊慌失措了,反而要向自己的学生求助,早知道今天就应该开车去了。

  这段ri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有些苍蝇在自己身边转悠,今天竟然还遇到了闻上才会看到的这种事,真是太恶心了,要不是为了躲那几只苍蝇今天也不会选择坐地铁出门了,要是不坐地铁也就不会遇到这种恶心的事了。

  小心的回头望了身后自己的这个学生一眼,接触到林小雨那清澈的眼神,又想到刚才的事情,心中莫名的一慌,立即扭转头去。

  此刻的林小雨仿佛丝毫没有觉察到孙矜嫣的心中的纠结,努力的用自己的手臂为她撑出一个空间来,脸上依旧是带着阳光般的灿烂笑容,“老师,您没事吧?”

  林小雨这不问还好,一问孙矜嫣愈脸红了,只是嗯了一声后就直直的盯着外,再也不敢转头,咬着嘴唇不说话。

  眼下正是net衫薄的季节,虽然他尽力的将自己的双臂撑了起来,努力为面前的孙琴嫣环出一个空间来,但随着刚才到站又有大量人群上来,地铁内的空间越来越挤,以至于两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最后甚至贴在一起。

  不得不承认孙矜嫣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人,脸蛋jing致而又漂亮,身材稍稍的偏丰满而不像一般的城市女孩过分追求苗条反而失去了女xing的特有柔美特xing,正是林小雨心中的完美比例。

  孙琴嫣是背臀紧贴在林小雨的怀中,感受到身前的孙琴嫣那丰满的曲线,和紧俏的臀部,林小雨有些尴尬的动了动身体,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与女人这种近距离的接触却还是第一次,不由让林小雨的心怦怦乱跳。

  好在很就到了一站,这一战是枢纽站,车上的人下去不少,地铁上的空间总算是疏松了一些,林小雨趁机将往一旁跨了一步,与孙矜嫣并肩而立。

  这个动作让孙矜嫣心生感激,让她对林小雨的印象却愈好了起来,虽说她还没有过同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的经验,但好歹也二十五岁了,按照书上和络上的各种知识,她也知道向林小雨这种年纪的大男孩,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眼下的这种情形肯定会有生理反应,但而林小雨却没有,真不愧是学院里公评的三好学生和优秀团干部。

  若是林小雨听到孙琴嫣的,肯定会泪流满面,不是他不想有反应,实在是因为那该死的斯庇尔摩综合症缘故,肌力导致的‘鸡力’,这也是他这些年不住校不交女朋友最主要原因。

  此时孙矜嫣也趁着这个机会正面打量起林小雨来,剑眉星目,轮廓分明,在学校的时候一直没仔细瞧过他,想不到认真看还挺帅的。

  对于林小宇的情况她有所了解,听人说这孩子家庭成分复杂,从小几岁的时候分母就离异了,跟着一个叔公跑江湖颠沛,以至于直到高中才开始在申城定居了下来,且凭借自己能力赚钱上大学。

  林小雨的经历让从小就生活忧虑中的她感到羞愧,也正因为这样,孙矜嫣即便对所有人都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但还是让他对林小宇这个看上去有些腼腆的英俊大男孩产生同情,哪怕林小宇总是会隔三差五的上课迟到,她还是狠不下心来挂他的科。

  “嗯。”许久没说话林小雨蓦然被吓了一跳,随即马上反应过来,“现在么,老师是要我去帮忙搬什么东西吗?”

  “也……不是啦,我今天要去郊区参加一个业余古玩品鉴会,嗯……有点远”,孙矜嫣的话音越来越低了下去,此时她的内心很纠结,她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有些不合理,虽然自己还是他的老师,也不能要求学生陪自己做私人的事情啊。

  林小雨有些为难,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实在是很重要,但又不好孙矜嫣的要求,孙矜嫣平时对他很是照顾,也很关心他,就连这份兼职也还是她介绍的,若是连这点忙都帮不到的话也未免太不懂人情世故了一点。

  “研究所啊!”孙矜嫣眼中闪过一丝狡谲的欣喜,笑颜一展,“没关系的,研究所到时候我打电话跟他们负责人说一声,不用面试,你到时候直接进去上班好了。”

  “怎么,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啊?”孙矜嫣眨着眼睛望着他,小嘴微微嘟起,一副‘生气’的表情,眼中却是不带一丝的杂质。

  “不是,不是。”林小雨连连摆手,一时手足措,说实在的他还真有点怕了这个年轻漂亮而又充满女人魅力的老师了。。

  然而孙矜嫣这幅‘哀求’的表情让林小雨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漂亮的女人充满着女xing魅力,然而又是这种内敛温顺的xing格让数男人想要她的yu望冲动,他若不是因为病的关系也会同样会如此,最难得的是这朵温室的娇嫩花朵仿佛从没有过风雨的挫折,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一坨牛粪。

  那暇的眼神终于是彻底击碎了林小雨的最后一点矜持,猛点了点头,莫名的脑子一热,一句轻佻的话从口中冒了出来,“为服务,。”上一章章节目录新书推荐:

  《天眼神算》情节跌宕起伏、扣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看书啦转载收集天眼神算最新章节。

相关推荐